今天是 2020年11月29日 16:14 星期日

青年传媒

首页  > 青年传媒

玖·酒

来源:校团委  作者:魏维锋     日期:2019/6/22 18:38:12   点击数:3236  

一直到了大学,才发现没有限制的生活赠予我的是一场夹着苦涩的尽欢。以前高中那个拥挤的空间,空气中是我们的奋进与追求。夜幕袭来,我和兄弟隐身在楼道角落,又或是躺在绿荫草场上点燃一根烟,偶尔拿起酒瓶,咽下两口。在躲藏与匿遁中偷享着愉悦,是我们最爱使用的伎俩。后来到点了,我拿着车票发往一个向往地。

说是向往地,其实算是一种凄美,在这里所能接触到的东西都被无限延伸,我周围的空气里却多了几分惰气。我和身边的一些朋友扛着所谓光明的理想,却又自己掐灭这段光源,黑夜的日子,充斥着酒精与烟雾缭绕。我看过无数次凌晨六点半的交大,冬季寒风伴着路灯,夏天刚散射到这里的阳光掠过我的眼眸。迷离之际忘记了很多事情,丧失了自己。

可是,我觉得这样的节奏对我来说很契合,人生哪儿还会有几个四年去拿给一个人挥霍,这时的身体是能够承受的,生活能够负担的,心里能够舒畅的,我很喜欢一句话:生能尽欢,死亦无憾。也一直把它当成支撑自己的一句话。最重要的是,在自己学生生涯的最后阶段,能遇到值得珍惜的人。

一直以来与室友都分道扬镳,我算是比较洒脱的人,不喜苟合,于是在校内的圈子大都远离身边的人。我家代代都是酒坛子,自然我对酒就有更多的体会,加之我不赖的酒量,也算是在学校可以拿得动局。大一蜕变到大二,好友列表渐渐被大部分喝酒认识的朋友占据,联系着我们的,也仅仅就是那些深夜的酒局。终有一天,不知是否是顿悟,突然觉得没有太大的意义了。喝酒对于我来说,变成了模式,一开始游戏的欢愉,到逐渐上头飘忽的境界,再到眼前人一个个地散场,我也最后离去,眼睛一睁已经是次日午时。我一个追求变数的人,着实感到索然无味。

直到后来生日的某一天,结识了一个大四的学姐,在学校酒吧入了股,她当时在值班,跟我喝了几杯酒,聊了一小会儿天,我从来没有想过,在大学还能遇到一个生活方式如此契合我的人。她对于人生的消遣,也是步履不停。再见面时,我们聊了许久,我说我们真的好像,两只夜精灵,飞着相同的轨迹。我的诗集里第一页便是李白的《将进酒》,它对于我实在不能再符合了,“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那天在酒吧我们没能尽兴,约了隔天去她家吃饭,结果这一去,就再也没收拾过。我们的三观甚至五观,都没有差池。我们连续喝了十天的酒,互相捋了一遍对方的人生,我那时候感觉到,这是喝酒带给我的从来没有过的体验,以前都以酒量酒品定人的我,原来也会收获珍稀的人。在她家一直泡着,各自完成各自的学习,吃相同的东西,一到晚上,两个世界的交织。

可六月总是不会迟到的,它总是昂扬而来,带走一部分人的青春,留下一堆合照和寄语。此时此刻我正坐在图书馆靠窗的位置,看着一群穿着学士服的人,摆着各自的阵势,被定格。学姐两周前也拍完了毕业照,转身就要奔赴海外,与我相隔千里。开玩笑说以后视频喝酒,一年聚两次,五十年之后还要做一起蹦迪的老姐妹。我希望我们的奢愿,在最终不仅仅只是愿。

玖玖不忘,酿百年酒,称之长情。

(选自《交大青年》报2018毕业e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