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020年11月29日 16:30 星期日

青年传媒

首页  > 青年传媒

思考以铭记

来源:校团委  作者:余唐杰     日期:2019/5/4 19:49:55   点击数:4077  

“今天,五四青年节的意义在哪里?”面对一起吃饭的两个朋友,我不无唐突地问道。

一片尴尬的空白。的确是个难以回答的问题,加之理科生对历史的陌生感,一时半会儿我们谁也没有接话。在我们的茶余饭后热衷谈论的各种话题之外,历史或许看起来是冷的。

但历史本身是热的,激扬而炽热。在我们平静的记忆里搜索,不论是从教科书留下的简短记忆里还是帧帧影像的后来声影里,五四运动都是一群人太过鲜红的记忆。本是一场赤胆忠心谈家国,铁骨铮铮求正道的风雷运动,那片乌青天空下的青年,是有血性方刚的一代。

那时的青年是前行的猛士,是思考的勇者。鲁迅曾在《摩罗力诗说》中拷问众生:今索诸中国,为精神界之战士者安在?有作至诚之声,致吾人于善美刚健者乎?有作温煦之声,援吾人出于荒寒者乎?家国荒矣,而赋最末哀歌,以诉天下贻后人之耶利米,且未之有也。鲁迅所感慨的社会贫瘠之态,扎根于风雨如磐的旧中国,而借此反观五四百年后的新中国,或者百年后的新青年呢?在国际不公损害国家利益时,不惧挺身而出;在腐朽政府委屈丧国辱权时,不畏声张正义;在真理与公道被践踏被藐视时,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在我看来,五四精神的核心在于青年血性,一种本该在每一个赤子的血脉中流淌的血性,它与历史同样值得被传承。纪念五四的意义之一,在于以史为鉴而知得失。

回顾这场风雷,作为风雨如晦而曲折求索的中国近代史上一众历史拐点中的一步,五四运动是历史迂回进程的一步挣扎,一次战栗:中国封建思想的顽固壁垒随着青年一代的开化逐渐瓦解,旧民主主义革命与新民主主义革命于此交替,中国政治舞台上主导阶级的角色开始转移,五四运动的作用是承前启后的。或许一如历史的每一个拐点,虽然它并没有开启一个完全光明的时代,但历史即使缓慢,也一直在不断前进。温故百年前的风雨,我们得以明白我们所拥有的今天是经过了多少抗争,如今的自由平等和民主又是经过了多少血雨腥风。如今,青年们缺乏的不是自由,而是节制。纪念五四的意义之二,在于明白不易而知珍惜。

自称为“不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的胡适曾期盼民初的社会每经过一次震动,都能带来一点一滴的改良。如今,作为五四运动的领导之一,或许鲜少有青年知晓他在《新青年》中率先提出的健全的个人主义了。斗转星移,时至今世,在中国崛起而国际舞台看似已无诸多正义需要稚嫩的青年去声张的今天,我们的社会纯然不缺各色各样的震动。每日众口铄金的圈红头条,在互联网世界口口相传的从政界学术界到娱乐圈的各色新闻。

我想,鉴于青年在社会中扮演的角色,我们最好的传承五四的方式便是保持青年的思考力。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五四时期的青年学生家国一体忧国忧民的抗争未尝不是一场救国自救的运动。正所谓天助自助者,说到底,无论在哪一个历史时期,青年的终极使命最终会落脚到建设自己,用思想、学识、道德的盔甲武装自己,青年清醒,个人的未来可期,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未来才能光明。

或许,现代社会,我们的危机正在于过度的安逸正在慢慢谋杀我们的雄心与血性,回顾历史不失为如此病症的一剂良药。近年来,也有不少媒体时常提及“历史热”一词,这似乎昭征着大众缅怀历史的回暖,然而,只有关于过去当下与未来的思考真正深入人心,历史才是真正地被铭记。

(选自《交大青年》报168期)